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环保频道 新闻资讯 环境执法

|| 收藏本站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发布时间:2022/4/13 9:42:16

 

4月6日,江苏镇江因长江干流岸线清理整治推进不力,生态环境问题突出,被中央督察组作为环保督察典型案例通报。


镇江下辖扬中市的一家酒店——西沙湾星空酒店,因违规建于长江河道内,酒店房间“直面”长江,引发广泛关注。


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公布的照片显示,该酒店位于长江江堤外围,在江堤和长江之间,沿着酒店的步道甚至可以直达江边。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2022年3月27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扬中市西沙湾星空酒店违法建设在长江河道内。图/生态环境部官网


根据通报,西沙湾星空酒店毗邻长江(扬中市)省级重要湿地和暗纹东方鲀刀鲚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在督察组现场督察时,该酒店还在营业。


督察组指出,扬中市明知该酒店项目违法,仍以水利设施名义立项建设,并在上级排查时将其报告为水利设施。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这家酒店甚至在长江干流岸线保护和利用专项检查时,还进行了提升改造。


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酒店?竟然能堂而皇之地违规建在长江河道之内,并且假借水利设施的名义偷梁换柱,甚至在上级排查时还进行掩盖。


改造资金来自财政


西沙湾星空酒店位于扬中市三茅街道普济村外江滩。在大众点评上,有网友评价:这个地方最大的优点是风景独好,可以一览“无敌长江”、泰州大桥以及扬中的标志物——胖河豚。


督察组通过梳理和现场调查发现,该酒店原本是2009年扬中市水利部门以水利设施——“水上执法基地及水利风景区”的名义立项建设的。2013年,以南江大酒店之名取得营业执照。


2019年11月28日,西沙湾星空酒店进行了“提升改造”。2021年5月9日一则关于《西沙湾酒店招租公告》显示,该酒店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集餐饮、住宿、度假于一体。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工商资料获知,西沙湾星空酒店归属于扬中市星空酒店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扬中市市政园林工程处下属企业——江苏天禾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禾公司”)的“孙公司”。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天禾公司组织机构框架图。图/天禾公司官网


中共扬中市委办公室2020年第31号文件显示,扬中市政园林工程处是市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机构规格相当于正科级,经费渠道为财政全额拨款。扬中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受市政府委托,管理市政园林工程处。


市政园林工程处100%控股的天禾公司,成立于2012年1月,实际控制包括扬中市旅行社有限公司、扬中市豚岛星空露营地管理有限公司等,皆为100%控股。扬中星空酒店有限公司则是扬中市豚岛星空露营地管理有限公司子公司。


在天禾公司官网上,西沙湾星空酒店和扬中园博园等作为旗下风采项目对外展示,一同展示的还有扬中滨江公园、扬中市旅行社等。目前,网站上有关西沙湾星空酒店的内容已被删除。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天禾公司官网截图


据天禾公司官网介绍,西沙湾星空酒店为集美食、度假为一体的旅游度假酒店,设20余间不同房型的客房,同时提供河豚、刀鱼等扬中特色菜肴。


天禾公司旗下的扬中园博园,是江苏省第八届园艺博览会的举办地,以园林花卉为特色开展休闲旅游、商贸交流等活动。西沙湾星空酒店即位于扬中园博园西北不远处,2021年扬中园博园曾举办河豚文化节,在其推广文案中提到西沙湾星空酒店,用来为游客提供住宿和餐饮服务。


中国新闻周刊就这一事件致电西沙湾星空酒店、天禾公司以及扬中市市政园林工程处,截至发稿,相关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违法建在长江河道内的西沙湾星空酒店,还与扬中市“长江生态旅游岛”项目密切相关。


2018年,扬中市曾召开长江生态旅游岛建设动员大会,提出把“长江生态旅游岛”打造成扬中的闪亮名片,发展全域旅游。


2019年,扬中市文体旅游局局长在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表示,围绕“长江生态旅游岛”建设的战略定位,对扬中园博园进行科学改造提升,西沙湾星空酒店则是园博园改造提升工程的一部分。


当年12月,扬中新闻网曾报道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负责联系天禾公司的扬中市时任副市长孙冬梅,以及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方学建、副局长黄成等还曾视察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天禾公司董事长陆志扬及设计单位相关人员陪同视察。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7月的一份“园博园北侧生态园建设工程-西沙湾酒店室内装饰工程”公开招标文件中还曾提到,上述酒店的室内装饰工程项目,由镇江扬中市经济发展局批准建设,招标人为天禾公司,但建设资金来自财政。


多个层面暴露出问题


长江岸线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长江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和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印发《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清理整治工作方案》《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全面查清长江干流岸线利用现状,清理整顿违法违规占用岸线行为,切实保护长江岸线资源。


地处长江下游南岸的江苏省镇江市,拥有约293公里长江岸线,涉及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省级重要湿地等生态敏感区,生态地位重要。


扬中是江苏省唯一岛市(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有“长江第一大岛”之誉。


按照国家清理整治工作要求,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的项目共142个。然而,督察组发现,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清单的部分项目清理整治不到位。


从督察组的通报来看,镇江在多个层面都暴露出问题。比如在审批层面,有19个项目未取得涉河建设项目审批手续,其中9个还是环境风险较大的化工项目。


除了建在江滩上的酒店外,江苏鼎盛重工有限公司在长江河道管理范围内违法建设办公楼、宿舍楼等建筑物近4万平方米,填高滩地,改变河道原貌,影响行洪安全。


镇江晶晶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天辰新材料有限公司、镇江惠隆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和纯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等化工企业邻江而建,侵占长江河道,厂区内大量废弃设备和危险化学品对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形成较大威胁。


督察组还发现,江苏远泽电气有限公司将含重金属废水排入长江。经监测,废水中总铬、总镍、总磷浓度分别超过限值十几倍到几十倍。


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位于长江河道内,擅自停运污水处理设施,并违反有关规定将产生的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2022年3月26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将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图/生态环境部官网


那么,在中央如此重视,地方也积极整治的大背景下,像西沙湾星空酒店以及前述多个违建项目,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存在,甚至在督察组督察时还在经营?


有分析指出,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方面是利益驱使。环保向来是地方治理的难点,因为其中涉及很多利益纠葛,而一旦涉及地方经济发展、就业等现实问题,往往就会出现“大打折扣”,甚至阳奉阴违的情况。


另一方面是对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整治不到位。一位曾经对长江岸线进行实地调研的生态保护研究领域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近年来国家治理力度非常大,现在的这些问题,都是之前提出来要求整改的,反映出落实不力。


在剖析原因时,中央督察组认为,镇江市相关区(市)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够,长江岸线违法违规项目清理整治工作不到位,监管执法不力。


有评论说,从这些案例看,除了较为常见的监管不力之外,地方监管部门甚至有监守自盗的嫌疑。前述违规建设的酒店,营业多年未被当地职能部门叫停,甚至为其违法行为打掩护,欺瞒上级监督。


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镇江的问题虽不具有普遍性,但触目惊心,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他认为,推动长江大保护,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要避免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出现。目前污染问题依然严峻,背后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需推动环保督察向纵深发展,坚定基层动真碰硬的决心。


据悉,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发布之后,江苏省级层面明确表示,要深挖彻查案例背后的腐败问题、作风问题,一查到底、一改到底。镇江市方面也表态,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尤其是存在利益输送、失职渎职等行为的干部,要深挖彻查、一查到底。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


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长江中下游经济发达地区开发活动以及临水建筑物逐渐增加,河湖岸线的占用程度日益严重,《中国科学院院刊》2020年8月的一篇文章指出,长江水生动物、水产种质资源、重要湿地、蓄滞洪区等保护地涉及的岸线,正遭受不同程度的占用和干扰。


文章指出,极具生态价值的洲滩湿地岸线开发主要在江苏省、湖北省和安徽省,占用长江岸线达 160 公里。这些占用和干扰岸线的开发活动对长江水生动物和种质资源保护、防洪蓄洪、饮用水安全等造成重大威胁。


在成长春看来,各地总体上能够坚持系统思维,强化保护优先,全力抓好长江岸线清理整治,打造亲水生态特色示范工程,长江岸线面貌持续改善。


“很多薄弱环节得到了一定程度改善,但依然存在。”成长春说,一些地方和部门在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中认识不够到位,行动不够自觉。对贯彻落实长江大保护战略决策认识不深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树立还不够牢固。


成长春说:“尤其是现在,受疫情影响各地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坚决关停污染企业会面临更大的阻力。”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部分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员对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认识模糊,对长江岸线保护修复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致性认识不足,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观念还未根本扭转,被认为是长江岸线治理不够彻底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岸线治理也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一些管理措施或相互矛盾,或难以衔接,如航道开发整治、港口规划建设、水资源利用保护、渔业发展与水生珍稀动物保护工作缺乏行业部门间的统筹与协调。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的案例表明,如何既能最大限度地保护长江岸线自然和生态不受破坏,又能科学合理地利用好岸线资源,依然是摆在长江沿线地区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孙晓波

0px; BORDER-BOTTOM: 0px;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BORDER-LEFT: 0px; MARGIN: 0px; LETTER-SPACING: 1px; PADDING-RIGHT: 0px">2019年,扬中市文体旅游局局长在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表示,围绕“长江生态旅游岛”建设的战略定位,对扬中园博园进行科学改造提升,西沙湾星空酒店则是园博园改造提升工程的一部分。


当年12月,扬中新闻网曾报道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负责联系天禾公司的扬中市时任副市长孙冬梅,以及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方学建、副局长黄成等还曾视察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天禾公司董事长陆志扬及设计单位相关人员陪同视察。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7月的一份“园博园北侧生态园建设工程-西沙湾酒店室内装饰工程”公开招标文件中还曾提到,上述酒店的室内装饰工程项目,由镇江扬中市经济发展局批准建设,招标人为天禾公司,但建设资金来自财政。


多个层面暴露出问题


长江岸线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长江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和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印发《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清理整治工作方案》《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全面查清长江干流岸线利用现状,清理整顿违法违规占用岸线行为,切实保护长江岸线资源。


地处长江下游南岸的江苏省镇江市,拥有约293公里长江岸线,涉及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省级重要湿地等生态敏感区,生态地位重要。


扬中是江苏省唯一岛市(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有“长江第一大岛”之誉。


按照国家清理整治工作要求,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的项目共142个。然而,督察组发现,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清单的部分项目清理整治不到位。


从督察组的通报来看,镇江在多个层面都暴露出问题。比如在审批层面,有19个项目未取得涉河建设项目审批手续,其中9个还是环境风险较大的化工项目。


除了建在江滩上的酒店外,江苏鼎盛重工有限公司在长江河道管理范围内违法建设办公楼、宿舍楼等建筑物近4万平方米,填高滩地,改变河道原貌,影响行洪安全。


镇江晶晶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天辰新材料有限公司、镇江惠隆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和纯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等化工企业邻江而建,侵占长江河道,厂区内大量废弃设备和危险化学品对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形成较大威胁。


督察组还发现,江苏远泽电气有限公司将含重金属废水排入长江。经监测,废水中总铬、总镍、总磷浓度分别超过限值十几倍到几十倍。


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位于长江河道内,擅自停运污水处理设施,并违反有关规定将产生的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2022年3月26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将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图/生态环境部官网


那么,在中央如此重视,地方也积极整治的大背景下,像西沙湾星空酒店以及前述多个违建项目,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存在,甚至在督察组督察时还在经营?


有分析指出,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方面是利益驱使。环保向来是地方治理的难点,因为其中涉及很多利益纠葛,而一旦涉及地方经济发展、就业等现实问题,往往就会出现“大打折扣”,甚至阳奉阴违的情况。


另一方面是对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整治不到位。一位曾经对长江岸线进行实地调研的生态保护研究领域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近年来国家治理力度非常大,现在的这些问题,都是之前提出来要求整改的,反映出落实不力。


在剖析原因时,中央督察组认为,镇江市相关区(市)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够,长江岸线违法违规项目清理整治工作不到位,监管执法不力。


有评论说,从这些案例看,除了较为常见的监管不力之外,地方监管部门甚至有监守自盗的嫌疑。前述违规建设的酒店,营业多年未被当地职能部门叫停,甚至为其违法行为打掩护,欺瞒上级监督。


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镇江的问题虽不具有普遍性,但触目惊心,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他认为,推动长江大保护,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要避免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出现。目前污染问题依然严峻,背后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需推动环保督察向纵深发展,坚定基层动真碰硬的决心。


据悉,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发布之后,江苏省级层面明确表示,要深挖彻查案例背后的腐败问题、作风问题,一查到底、一改到底。镇江市方面也表态,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尤其是存在利益输送、失职渎职等行为的干部,要深挖彻查、一查到底。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


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长江中下游经济发达地区开发活动以及临水建筑物逐渐增加,河湖岸线的占用程度日益严重,《中国科学院院刊》2020年8月的一篇文章指出,长江水生动物、水产种质资源、重要湿地、蓄滞洪区等保护地涉及的岸线,正遭受不同程度的占用和干扰。


文章指出,极具生态价值的洲滩湿地岸线开发主要在江苏省、湖北省和安徽省,占用长江岸线达 160 公里。这些占用和干扰岸线的开发活动对长江水生动物和种质资源保护、防洪蓄洪、饮用水安全等造成重大威胁。


在成长春看来,各地总体上能够坚持系统思维,强化保护优先,全力抓好长江岸线清理整治,打造亲水生态特色示范工程,长江岸线面貌持续改善。


“很多薄弱环节得到了一定程度改善,但依然存在。”成长春说,一些地方和部门在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中认识不够到位,行动不够自觉。对贯彻落实长江大保护战略决策认识不深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树立还不够牢固。


成长春说:“尤其是现在,受疫情影响各地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坚决关停污染企业会面临更大的阻力。”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部分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员对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认识模糊,对长江岸线保护修复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致性认识不足,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观念还未根本扭转,被认为是长江岸线治理不够彻底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岸线治理也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一些管理措施或相互矛盾,或难以衔接,如航道开发整治、港口规划建设、水资源利用保护、渔业发展与水生珍稀动物保护工作缺乏行业部门间的统筹与协调。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的案例表明,如何既能最大限度地保护长江岸线自然和生态不受破坏,又能科学合理地利用好岸线资源,依然是摆在长江沿线地区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孙晓波

0px; BORDER-BOTTOM: 0px;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BORDER-LEFT: 0px; MARGIN: 0px; LETTER-SPACING: 1px; PADDING-RIGHT: 0px">2019年,扬中市文体旅游局局长在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表示,围绕“长江生态旅游岛”建设的战略定位,对扬中园博园进行科学改造提升,西沙湾星空酒店则是园博园改造提升工程的一部分。


当年12月,扬中新闻网曾报道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负责联系天禾公司的扬中市时任副市长孙冬梅,以及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方学建、副局长黄成等还曾视察西沙湾星空酒店改造工程进展,天禾公司董事长陆志扬及设计单位相关人员陪同视察。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7月的一份“园博园北侧生态园建设工程-西沙湾酒店室内装饰工程”公开招标文件中还曾提到,上述酒店的室内装饰工程项目,由镇江扬中市经济发展局批准建设,招标人为天禾公司,但建设资金来自财政。


多个层面暴露出问题


长江岸线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长江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和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印发《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清理整治工作方案》《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全面查清长江干流岸线利用现状,清理整顿违法违规占用岸线行为,切实保护长江岸线资源。


地处长江下游南岸的江苏省镇江市,拥有约293公里长江岸线,涉及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省级重要湿地等生态敏感区,生态地位重要。


扬中是江苏省唯一岛市(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有“长江第一大岛”之誉。


按照国家清理整治工作要求,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的项目共142个。然而,督察组发现,镇江市列入清理整治清单的部分项目清理整治不到位。


从督察组的通报来看,镇江在多个层面都暴露出问题。比如在审批层面,有19个项目未取得涉河建设项目审批手续,其中9个还是环境风险较大的化工项目。


除了建在江滩上的酒店外,江苏鼎盛重工有限公司在长江河道管理范围内违法建设办公楼、宿舍楼等建筑物近4万平方米,填高滩地,改变河道原貌,影响行洪安全。


镇江晶晶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天辰新材料有限公司、镇江惠隆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和纯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等化工企业邻江而建,侵占长江河道,厂区内大量废弃设备和危险化学品对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形成较大威胁。


督察组还发现,江苏远泽电气有限公司将含重金属废水排入长江。经监测,废水中总铬、总镍、总磷浓度分别超过限值十几倍到几十倍。


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位于长江河道内,擅自停运污水处理设施,并违反有关规定将产生的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


长江河道建酒店谎称“水利设施”,什么来头?

2022年3月26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扬中市众康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将粪污经厂区水沟排入长江。图/生态环境部官网


那么,在中央如此重视,地方也积极整治的大背景下,像西沙湾星空酒店以及前述多个违建项目,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存在,甚至在督察组督察时还在经营?


有分析指出,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方面是利益驱使。环保向来是地方治理的难点,因为其中涉及很多利益纠葛,而一旦涉及地方经济发展、就业等现实问题,往往就会出现“大打折扣”,甚至阳奉阴违的情况。


另一方面是对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整治不到位。一位曾经对长江岸线进行实地调研的生态保护研究领域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近年来国家治理力度非常大,现在的这些问题,都是之前提出来要求整改的,反映出落实不力。


在剖析原因时,中央督察组认为,镇江市相关区(市)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重要性认识不够,长江岸线违法违规项目清理整治工作不到位,监管执法不力。


有评论说,从这些案例看,除了较为常见的监管不力之外,地方监管部门甚至有监守自盗的嫌疑。前述违规建设的酒店,营业多年未被当地职能部门叫停,甚至为其违法行为打掩护,欺瞒上级监督。


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镇江的问题虽不具有普遍性,但触目惊心,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他认为,推动长江大保护,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要避免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出现。目前污染问题依然严峻,背后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需推动环保督察向纵深发展,坚定基层动真碰硬的决心。


据悉,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发布之后,江苏省级层面明确表示,要深挖彻查案例背后的腐败问题、作风问题,一查到底、一改到底。镇江市方面也表态,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尤其是存在利益输送、失职渎职等行为的干部,要深挖彻查、一查到底。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


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长江中下游经济发达地区开发活动以及临水建筑物逐渐增加,河湖岸线的占用程度日益严重,《中国科学院院刊》2020年8月的一篇文章指出,长江水生动物、水产种质资源、重要湿地、蓄滞洪区等保护地涉及的岸线,正遭受不同程度的占用和干扰。


文章指出,极具生态价值的洲滩湿地岸线开发主要在江苏省、湖北省和安徽省,占用长江岸线达 160 公里。这些占用和干扰岸线的开发活动对长江水生动物和种质资源保护、防洪蓄洪、饮用水安全等造成重大威胁。


在成长春看来,各地总体上能够坚持系统思维,强化保护优先,全力抓好长江岸线清理整治,打造亲水生态特色示范工程,长江岸线面貌持续改善。


“很多薄弱环节得到了一定程度改善,但依然存在。”成长春说,一些地方和部门在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中认识不够到位,行动不够自觉。对贯彻落实长江大保护战略决策认识不深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树立还不够牢固。


成长春说:“尤其是现在,受疫情影响各地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坚决关停污染企业会面临更大的阻力。”


问题在江边,根源在岸上。部分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员对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认识模糊,对长江岸线保护修复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致性认识不足,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观念还未根本扭转,被认为是长江岸线治理不够彻底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岸线治理也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一些管理措施或相互矛盾,或难以衔接,如航道开发整治、港口规划建设、水资源利用保护、渔业发展与水生珍稀动物保护工作缺乏行业部门间的统筹与协调。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的案例表明,如何既能最大限度地保护长江岸线自然和生态不受破坏,又能科学合理地利用好岸线资源,依然是摆在长江沿线地区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孙晓波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webmaster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体:
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Published at 2022/5/28 5:17:54, Powered By v3.1.3(MSSQ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