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中国环境频道 地方频道-新疆 污染防治

|| 收藏本站

疯涨的拾花费难觅的拾花人
发布时间:2013-10-28 15:07:29

 

    (通讯员马芹、宋刘永、韦贵玫)随着秋收季节的到来,盛开着千千万万朵棉花的棉田犹如一张雪白的大棉被,承载着棉农一年的希冀,棉花价格也略高于去年,可棉农们心情却越来越沉重。究竟为什么呢,就此,笔者在乌苏市展开了走访调查。

    拾花工:棉花减产涨价势在必行

    “今年棉花开的晚,而且大多都是被霜打死的,一点也不压秤,每天至少要比去年少拾十几公斤,价格高点也正常啊。”拾花工李淑娟说。

    李淑娟家住乌苏市东郊,丈夫是一名装修小工,平时,夫妻二人主要靠打短工维持生计。

    李淑娟说:“往年,我们两口子一天至少拾180公斤以上,就以去年均价每公斤2元计算,我们一天能挣360元左右,可今年我们俩一天也就拾150公斤左右,拾花费只有涨我们才能挣钱啊。”

    她说,去年,我们两口子8月底就开始拾棉花了,到十月中旬,差不多能拾8吨,2块钱一公斤我们也挣了1.6万元,可今年到十月中旬我们才拾了5吨左右,而且是从一块钱开始拾的,现在就算涨到3块钱,平均下来我们还是没有去年挣的多。

    10月16日早上6点钟,天还不太亮,早秋的天已经寒意十足,乌苏市八十四户乡东郊路口已经围满了拾花工。他们或蹲或站,等待雇主的到来,可由于价格没谈拢,三、四拨雇主来了又走,有很多人留下来继续等待。拾花工李改花也是其中之一。

    李改花夫妻二人是从甘肃省武山县来疆务工的,家中的两个孩子都留在老家交由父母看管。

    李改花说:“现在物价那么高,今年棉价也比去年高,拾花费不高点,除掉早晚饭钱,我们今年就挣不上什么钱了。”

    她说,每月除去房租350元,伙食费500元,还要给孩子们寄钱,拾花季节是一年当中唯一能存点钱的时候,拾花费每高一毛钱,就能多存点。

    而来自四川江油来疆拾花的吴桂玉拾花就比较省心了。因为她是拾花“长工”。

    吴桂玉说:“我们拾花长工是提前定好价的,一公斤2元,包吃住,还包来回的车费,挣得就是纯收入,没有别的开销,也不用担心拾花价格高低,这样挺好的。”

    农户:长工拾花价格较实惠

    今年,受低温天气影响,棉花采摘比往年晚15天左右,加上霜降,致使棉花集中采摘,用工量急剧增加,为了能尽快采摘完棉花,棉农无奈的通过“价格战”抢工。

    乌苏市八十四户乡康家庄村民康海潮说:“前几天还2.5元一公斤,今天2.8元都拉不上人了,本来今年棉花就减产,拾花费再这样持续高下去,我们农民真是没法活了。”

    “今年拾花费是历年的最高”康海潮说,“看样子还有上涨的趋势,真不知道今年该咋办了。”

    康海潮种了45亩棉花,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说,一亩棉花种子、薄膜、化肥、农药等成本就要1500元左右,今年,一亩地也就收250公斤左右,按均价每公斤9元计算,一亩地除去成本也就挣750元左右,拾花费现在涨至一公斤3元左右,棉农已经没有任何赚头了。

    10月19日,在312国道与乌苏市西大沟路口交汇处,集结了近五、六百拾花工。可从凌晨5:30分至8:30分,整整三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有五、六十名农户没有拉到拾花工。

    乌苏市西湖镇一家地村村民锁志祥一脸无奈的说,已经连着两天白跑了。家里60亩棉花连头遍花都没拾完,拾花费已经涨到他无法接受的地步了。

    锁志祥说:“往年,村里很多家都有拾花长工,但今年棉花开的晚,长工来了之后没花拾,等了一个星期左右就等不住了,不是到别的地方打工去了就是回老家了,再加上霜降使棉花集中采摘,人手不够,才会出现这‘抢’不到人的现象。”

    他说,价格每天都会上涨2毛钱左右,今天,每公斤3元都没有拾花工搭理他了。他还介绍说,每天仅他们一个村就有近百户到这个路口来拉拾花工,可几乎近一半都拉不上人。

    在很多棉农在发愁“用不起”、“找不到”拾花工的同时,家里有拾花长工的农户就比较安心。

    家住乌苏市西湖镇毛腊湾村的芮凯峰种了260亩棉花,今年,他以每公斤2元的价格订了18名拾花工。

    芮凯峰说,这260亩地其中的180亩都是他承包的,每亩承包费为400元,幸亏今年是提前订好了长工,不然,以现在疯涨的拾花费来看,连承包费都挣不出来了。

    他说:“拾花费每公斤2元,在加上伙食、每人300元路费、一床网套,每公斤核算下来大概为2.4元,这样的价格在往年算是很高的,但比起今年的拾花价格,我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相关部门:各出妙招应对“拾花贵”“用工荒”

    今年乌苏市总播面积为132万亩,其中棉花面积为90.86万亩,占总播面积的68.8%。这也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拾花人员。为争抢劳动力,部分棉农随意抬高棉花拾花价格,加重了棉农经济负担,为维护广大棉农的利益,各乡、镇采取多项措施调控棉花拾花价格。

    乌苏市甘河子镇党委组织镇劳动保障所、农机站、派出所工作人员在拾花工集中的劳务市场,通过扩音喇叭宣读市委关于控制棉花拾花价格的通知。并深入田间地头,向农户宣传棉花拾花价格调控措施,解说当前拾花形势,让农户与农户之间建立相互监督机制。并积极与市信用联社协调,推迟农资贷款还款期限,减缓群众拾花心切的心理。

    乌苏市西湖镇把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作为工作重点,与周边村队做好对接工作,利用村队广播、《西湖月报》等宣传渠道,做好拾花劳务创收、服务保障等工作。并通知棉花种植大户提前联系拾花工。同时与乌苏市经工办联系,由市经工办与四川省泸州市万达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联系,为该镇联系落实了一批拾花工。

    乌苏市百泉镇榆兴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镇政府牵线搭桥与河南省三门峡市一劳务派遣公司以每公斤2元的价格签订了劳务合同,9月中旬80名拾花工如约而至,解决了合作社6户成员2000亩棉田的拾花问题。

    百泉镇榆兴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玉宝说:“今年,由于提前签订了劳务合同,不但不用担心价格浮动,而且有专门的管理人员和厨师,我们只需要出钱,省心不少。”

    在手采棉拾花费不断攀升的同时,机采棉就省去了“用工荒”的烦恼。甘家湖牧场铁架子牧民新村种植大户吕登基就是机采棉受益者之一。

    吕登基种了1600亩机采棉,短短四天420余吨棉花就已经全部采收完毕,每公斤售价为8元,虽然低于手采棉9元左右的收购价,但机采棉每公斤的采收费仅需0.8元,远远低于现在高至3元多的拾花费。

    “种机采棉采收周期短,而且几乎不需人工,最主要的是省钱啊,光拾花费我每公斤比雇长工还省1.4元呢,而且产量一点不比手采棉低。”吕登基说。

    他提醒广大农户,种植大户应提前预定好拾花工,并应签订劳务合同保障双方权益。但种植机采棉会是农业发展的大趋势,希望各乡、镇能尽快进行土地整合,让更多农户们也能像他一样种上省钱、省时、又省力的机采棉。

    
    图为10月19日早上6:30,乌苏市312国道与西大沟卢沟交汇处已经聚集了大批拾花工和农户。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webmaster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体:
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Published at 2018-02-18 14:42:51, Powered By v3.1.3(MSSQ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