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环保频道 地方频道-山西 生态保护

|| 收藏本站

听摄影师讲爱鸟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0-08-25 16:42:34
  

   

  

    4月5日,是山西省“爱鸟周”首日,记者走近太原一位爱鸟人士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千古流传的一句诗,让鸟类成为国人心中诗情画意的象征。爱鸟,是善良的人们心中一直萦绕的情怀。山西省现有鸟类49科300多种,其中不乏褐马鸡、金雕、朱鹮、白鹳、黑鹳、丹顶鹤等国家一级珍稀鸟类。然而,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鸟类正在不断远离我们的生活,有些珍贵的鸟类甚至濒临灭种的危险。

    在太原市,有十几位认识到鸟类生存危机的爱鸟人士,拿起镜头,通过一幅幅给人以美感、震撼的照片,提示人们爱护这大自然美丽的精灵。4月5日,山西省“爱鸟周”首日,本报记者走近太原爱鸟人士康翔,听他讲述镜头中的鸟类故事。

    鸟类世界,妙趣横生

    康翔生于上世纪60年代,国家高级摄影师。2007年爱上鸟类摄影,在父母的支持下,用买房子的10万元首付购买了“长枪短炮”,走进了妙趣横生的鸟类世界。

    “现在是拍鸟的最佳时机,鸟类正处繁殖高峰期,为了寻找伴侣,它们总爱张开五彩斑斓的羽毛吸引彼此。”康翔说。

    在晋阳湖,康翔第一次拍到了赤麻鸭,一公一母,在水中追逐嬉戏,时而相对而视,时而引吭高歌。他还拍到长相酷似熊猫的白秋沙鸭,抖动着羽毛。不过,他认为最有趣的是大苇莺,就是杜鹃总欺负的那种“傻”鸟。杜鹃从来不做窝,总把“宝宝”生在大苇莺巢中,大苇莺就很认真地帮杜鹃孵化,然后养育后代。如果你够幸运,就能在汾河湿地边上看到小小的大苇莺,养着超过它个头两倍的杜鹃“宝宝”。“幸好不是所有的大苇莺都会遇到懒惰的杜鹃。”康翔笑道。

    在太原,和康翔一样的鸟类摄影爱好者有十几人。为了拍摄,他们有时在一个地点一呆就是两天,潜伏在树林中、水塘边,直到鸟儿都把他们当成了不动的物体,开始站在他们的帽檐上梳理羽毛。不过,他们从不因拍摄而干涉鸟类的生活。曾经拍摄苍鹭时,他们看到四五只小苍鹭,其中一只被兄弟姐妹啄得鲜血直流,但他们只能远远地观察,尊重自然。因为这是苍鹭的生存法则,强者淘汰弱者,保证最好的基因繁殖下去。

    钢筋水泥,麻雀的家

    “这些年,太原的环境好多了,不少珍稀鸟类都来栖息。”康翔说。但是,在高楼林立的市区内,鸟类的生存环境还是让人痛心。

    知道麻雀是什么颜色的吗?你一定会说是土灰色。但康翔说麻雀的小脑袋和背部应该都是棕红色的。“这都是环境质量下降惹的祸,尘土把小家伙们弄得灰乎乎的。”他发现,在太原市内,很多麻雀都是在钢筋水泥、灯罩甚至是空调中安家落户。

    今年3月的一天,康翔下班步行回并州南路西一巷小区,猛一抬头看见3米高的灯罩里有麻雀。上楼站到同样高的位置,用相机镜头一看,好家伙,里面是一只成年麻雀正在哺育三四只小麻雀。灯罩内一个四方的铁皮就是麻雀的家,这令他很揪心。后来,他还在自家的空调眼里发现麻雀准备搭窝,他就小心翼翼把麻雀“请”了出去,放置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中。

    主要危险,还是人类

    与闹市中的麻雀相比,在太原周边生存的鸟类还要面对最大的威胁———人类。在拍摄当中,他们经常发现被鸟夹子夹伤的鸟儿。康翔的一位朋友、网名“大毛毛虫”的,在晋阳湖北岸拍摄时,发现了一只苍鹭被鸟夹子套住,翅膀扑棱棱挣扎着,阵阵悲鸣令人心疼。由于对环境不了解,“大毛毛虫”担心贸然救助引发纠纷,他很机智地叫来附近村庄的小朋友,详细教给他们救助方法,直到孩子们把苍鹭重新放归天空。

    除了太原周边,康翔和朋友们经常去山西省各地拍摄,但是对于这些拍摄到鸟儿的地址,他们这个群体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图片可以用作科普教材,但是拍摄详细地点绝对不能透露。康翔说,爱鸟就要保证它们安全地栖息,不能因为他们偶然一个发现,成了少数捕鸟人的线索。

    可喜的是,城市人的爱鸟意识正逐渐提高。在康翔的宿舍院,一棵大树上曾经出现了一只嘴带钩的,这是一种猛禽,一般不会出现在城市中,或许是路过歇脚。宿舍院的孩子们看到后,轻轻地把各种食物放在了树下。

    让康翔欣慰的是,这几年他在太原拍到的鸟的种类越来越多,“这说明太原市的环境正日益改善。”他希望,通过自己的镜头,让人们清晰地见识鸟儿的美丽,唤醒更多人爱鸟、护鸟的意识。

    本报记者马继玲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作者:佚名 来源:山西晚报 编辑:中国环境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体:
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Published at 2023-02-03 22:15:36, Powered By v3.1.3(MSSQL)